在亲身经歷过那一次的寻花问柳之后,李建德对于欢场女子的遐思彻底幻灭!尽管老赵、小林与小宏那一天都有带保险套上阵,但李建德还是忍不住对小莉在与他接吻时口腔所传来的强烈恶臭感到噁心,那天他在回到家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冲进浴室内洗了三次澡,刷了三次牙,最后更把那支牙刷丢到垃圾桶内。
此后过了几天,看老赵、小林与小宏似乎身体也沒有什么异状,他们三人在谈到那天在包厢内的狂欢还眉飞色舞的直唿:「真的是太爽了!」,更说找时间一定还要再去一趟,但李建德却是兴趣缺缺,不管他们如何软磨硬泡就是不愿意跟他一同去寻欢。
于是他心如止水,此后就是白天上班晚上到大学进修并取得了法律学士学位,假日就和女友约会作爱,不知不觉的过了好几年他也已经到了三十岁,虽然不时会与许多女子萍水相逢,对方也给他非常明确的暗示要让他有机可乘成为入幕之宾,但他始终不为所动,只是专一的守着王秀云这一位与他交往多年、虽尚无夫妻之名但已有夫妻之实的女友,对于这些唾手可得的艳遇完全无视!
随着网路时代的到来,他在网路虚拟世界交了一群朋友,在他三十二岁的那一年,规律平淡的生活逐渐有了改变-----在他经常上的一个网站上,有一位在某个网路公司的CEO「老杜」忽然在网站上贴文广邀的网友们在台北市林森北路一家知名的连锁KTV内聚会,但由于老杜在网路上的人缘并不好,因此那一天只有李建德与暱称「建欣」及「老苏」的两位男网友赴约,当KTV的服务生领着他们走进豪华的大包厢时,只见长得又高又胖、体重超过一百公斤脑满肠肥戴着一副金边眼镜,年约五十出头的老杜正坐在宽大的长条沙发上,在他身旁左右则各坐了一名年约二十五、六岁的小姐,老杜见到他们非常高兴的热情招手道:「欢迎欢迎,我是老杜,请到这边坐!」
李建德三人客套的向老杜寒暄感谢他的招待并简单的自我介绍后才坐下来,老杜看了一下手錶皱眉道:「时间已经到了,怎么才只有这些人来?」
老苏笑了笑道:「大概大部分的网友以为你邀大家聚会是开玩笑的吧?」
老杜有些不悦道:「我之前在网站上说我是公司的CEO他们不信,所以我才特別邀大家来网聚,给大家看看我究竟有沒有在说谎,结果我订了这个三十人的大包厢,却只有你们三人敢来,真是令人失望啊!」
建欣笑道:「或许再过一会儿就会有人来了,我们先唱我们的,一边唱一边等如何?」
老杜这才神色稍缓的点头道:「也对!来,今天大家都是初次见面,相逢即是有,干一杯!」,于是大家都举起了手中的啤酒杯一饮而盡。
在黄汤下肚后,气氛很快的热络了起来,老杜不愧是公司的CEO,不但能说善道而且出手大方,虽然整个包厢连同他在内只有六个人,但他却把店内最贵最好的菜都点了摆了满满一桌,更不断的向李建德三人敬酒,而坐在他身边的二位年轻小姐也很活跃的找他们三人喝酒、划拳、唱歌,竭盡所能的炒热气氛,避免冷场。
在喝了半打瓶啤酒后,四个男人都已经略有些醉意,建欣忍不住问道:「老杜,您还沒有向我们介绍这两位小姐,他们是您公司的员工吗?」
老杜先指着坐在他左边穿着黑红色T-shirt白色牛仔裤,剪了一头俏丽短髮,圆圆的脸蛋上长了一双大眼睛,秀挺的鼻樑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像是个仍带些许青涩气质学生妹的小姐说:「她是Angela!」
Angela立即举起酒杯向他们三人敬酒:「大家好,我是Agela,我姓徐。」
然后老杜再指着在他右边的穿着粉红色T-shirt淡蓝色牛仔裤,留了一头过肩长髮,一张瓜子脸搭配一双桃花眼与高挺的鼻子及丰润红唇,让她看起来较为成熟内敛的小姐说:「她是Maggie!」
Maggie也举起酒杯敬酒道:「大家好,我是Maggie,我姓林。」
老杜接着又吞吞吐吐的说:「她们…嗯…是我带来的…」
看到老杜那副欲言又止的态度,而Angela与Maggie默不作声露出略微尴尬的表情,李建德三人顿时恍然大悟:她们两位显然是老杜叫的「外卖」,是请她们来陪酒陪唱炒热气氛的传播妹!
为了化解尴尬的气氛,老苏连忙指着Maggie说:「唉喔,我刚刚一进来见到她的时候还以为是Lin,你们说长的像不像啊?」
李建德点点头道:「确实有像,Lin也是长的一张瓜子脸,鼻子很挺,笑起来的表情几乎一模一样!」
Maggie好奇的微笑问道:「Lin是谁?真的跟我长的很像吗?」
李建德回答道:「她是一位女网友,曾经在我们经常去的那个网站贴过照片,我沒见过她本人,只看过她的照片。」
老苏道:「我曾在网聚时见过她一次,她的个子很高,将近180公分,听说她以前是学校的田径队,所以身体练的都是肌肉,妳就秀气多了。」
Maggie微笑道:「呵呵…我身高只有170公分,可惜她沒有来,不然我还真想看看她究竟是不是和我长的像。」
建欣看了一下手錶道:「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了,应该不会再有人来了。」
已经有些微醺的老杜听了后大声道:「不来就算了,我们就玩我们的,今天不醉不归,来大家干杯!」,说着就举起杯子先干了,其他人也跟着干杯。
然后老杜便牵着Angela的手一同走上舞台唱起了男女对唱的歌曲「爱我」:
「(女)你的手指你的眸你的喉结你的口
我总忍不住徘徊逗留 怕一生爱都挪不走
(男)妳的笑容妳的愁 妳的心情妳的梦
我总忍不住窥探追究 在生命的旅途中 我想随妳甘甜与共…」
Maggie则在台下跟李建德三人划酒拳拼酒助兴,Maggie不但划拳技压群雄,酒量更是一级棒,很快的李建德三个大男人已经被她灌了一肚子酒,一个个都败下阵来,老苏与建欣赶紧说要下楼吸烟脚底抹油开熘了,而不善饮的李建德则是满脸通红,醉到连话都不想再说,只是两眼发直的看着舞台上的老杜和Angela唱歌。
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了又受到「爱我」这首充满深情的歌曲影响,当老杜与Angela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唱到副歌:
「(女)爱我 因为你我变得好富有
在你怀中被爱佔有 那种满足是一切都比不过
(男)爱我 沒有妳我变得好贫穷
在人世中少妳左右 我想我连什么价值也沒有
(合)好好爱我…」
这时候,老杜的手就不安份的伸过去想要搂Angela,但手才刚碰到Angela的小蛮腰,Angela就皱起眉头闪避并厌恶的将他伸过来的手拨开,让老杜尴尬万分,只好老老实实的保持距离将歌唱完。
这一幕李建德全都看在眼里,嘴角忍不住上扬,而坐在他身旁的Maggie也呵呵的轻声笑了起来,李建德转过头来望了她一眼笑道:「妳也看到啦?」
Maggie笑道:「看见啦,男人只要多喝两杯就会原形毕露,尤其是那些平常衣冠楚楚看起来正经八百的大老闆们,总以为出钱的是大爷,喝了酒之后就常对身边的女人伸出咸猪手,我看多了!」
李建德笑道:「老是要应付这些老猪哥的纠缠,也真的是难为妳了!」
Maggie笑道:「还好啦,大部分的客人都很绅士,不会动手动脚的,像你就是啊。」
李建德笑道:「我不是个随便的人,但我一随便起来就不是人!」
这一番话让Maggie听了忍不住大笑道:「是喔?真的看不出来呢,我还真想看看你随便起来究竟是什么样子?」李建德笑道:「还是不要的好,不然妳可能惨遭不测!」
Maggie笑道:「不怕,不怕,就怕你不敢,只出一张嘴!」,说着更笑盈盈的眼角含媚盯着李建德看,并在伸手为自己与李建德斟酒时,有意又似无意的从李建德放在沙发上的手滑过,如此充满挑逗意味的言语与肢体接触,让李建德不禁一呆,正想着要如何应对之际,老杜和Angela已经唱完歌从舞台上回到坐位上,见李建德与Maggie有说有笑,老杜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聊什么?这么高兴?」
Maggie笑道:「我们刚刚在谈等一下要怎么回家啊,现在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公车和捷运马上就要收班,如果一个人深夜搭计程车回去的话太危险了。」
老杜笑道:「这有什么困难,妳和Angela搭我的车就可以了,我一定安全将妳们送回家!」
Maggie笑道:「那多不好意思,你是大公司的CEO,住在天母,Angela住在士林你送她顺路,我住在中和,一南一北完全不顺路,如果让你同时送我们两个人,等你回到家肯定就已经天亮了,不但你累我们也累。」
这一番言之成理又充分顾及老杜面子的拒绝,让老杜完全无法反驳,只能点头称是,但还是忍不住说:「那…该怎么办?」
Maggie笑道:「所以我刚刚才想麻烦李先生啊,他也是住中和,刚好顺路。」
这突如其来的一招让李建德顿时傻了:「啊??」
Maggie转过头来对着他灿笑道:「沒问题吧,李先生?」
李建德这才彷彿如大梦初醒的点头道:「嗯…是啊,沒问题,只不过我平常都是骑摩托车上下班的,跑工地比较方便,今天我也是骑摩托车过来,妳搭摩托车沒问题吧?」
Maggie笑道:「当然沒问题啊,因为我今天是穿牛仔裤不是穿裙子,不过,你有安全帽给我戴吗?如果我沒有戴安全帽搭摩托车,被警察抓到的话可是要被罚五百元喔。」
李建德回答道:「有啊,我摩托车上平常都是带了两顶安全帽,一顶我戴,另外一顶给我载的人戴。」
Maggie笑道:「你还真是设想周到!」
李建德耸耸肩道:「沒办法,我每天都要载我女友去上班,她家住在新店山区,她不会骑车,搭公车路途遥远又慢,一个不小心就会迟到而被扣钱,她哀给我听,我只好每天去接送她了。」
Maggie顿了一下后又微笑道:「嗯…原来是这样啊,但是你女友的安全帽让我戴,对她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
李建德道:「不会啦,只要妳不介意就可以了。」
Maggie笑道:「我当然不会介意啊,因为是我要麻烦你载我的。」
就在此时,老杜见到老苏与建欣抽完了菸回来便对他们说:「你们跑到哪里去了?时间只剩下半小时,你们要继续唱吗?」
老苏摇摇头道:「不了,明天还要上班,而且也已经喝太多酒了。」
建欣也说:「Maggie太厉害了,我们划拳赢不了她,喝酒也喝不过她,只好先到外面透透气抽根烟,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改天再约出来唱,先谢谢您了,老杜!」,说着便举起酒杯来向老杜敬酒,老杜赶紧也举杯回敬,两人一饮而盡,其他人见状也纷纷举起酒杯向老杜敬酒致谢,剩下的几瓶啤酒在众人一边聊天一边唱歌一边喝很快的就被喝光。
见到电视萤幕上播出了:「亲爱的贵宾,您今天点播的歌曲已经全部播送完毕,感谢您今天的光临,祝您愉快,期待您下一次的再度光临。」影片后,老杜开心的说:「今晚真的很愉快,谢谢你们啦,咱们明天网路上见!」,由于酒都已经喝完,于是大家就以水代酒相互道別后便散席了。
离开KTV后,李建德带着Maggie走到摩托车停放处,Maggie望了李建德的摩托车一眼赞美道:「好帅的摩托车喔,看来你一定很爱飚车,不然怎么会骑这种跑车?」
李建德笑道:「这是YAMAHA的FZR-150彷赛车,我已经骑了五年,算老车了,车身太重跑不快。」,说着便将繫在摩托车上的一顶安全帽递给了她。
Maggie又问道:「你喝了那么多酒,沒事吧?」
李建德笑道:「还不都是被妳灌的?放心,我刚才在离开KTV前就一直勐喝热汤解酒,厕所更跑了好几次,现在酒已经退了,不会因为酒驾被抓的。」
Maggie呵呵笑道:「你的酒量还真差呢!」,说着便跨上了摩托车后座坐下,李建德便发动引擎,油门一摧疾驶上路,Maggie则张开双手紧紧的从背后环抱住他,一双软绵绵充满弹性的乳房火辣辣的贴在李建德的背后,让李建德忍不住回头对她笑道:「欸…妳这样子不怕我会忍不住现出原形吗?」
Maggie笑着轻轻的打了他的背一拳道:「来啊,怕你不成?」,说着双手将李建德抱的更紧、胸部更朝他宽大的背部贴的更密!
李建德笑道:「妳別这样啦,我从一岁多就断奶了,现在也不缺母爱!」
Maggie轻轻搥了他的安全帽一下哈哈大笑道:「你还说!」,说着她的双手不但继续环抱着李建德,脸更贴到李建德的耳际说:「你喝醉后的样子,让人看了就会很想保护你!」,虽然两人都戴着安全帽,但是在凌晨空无一人寂静的大马路上,除了摩托车行驶时的引擎声与风切声外,Maggie这一句话却还是让李建德听的一清二楚,让他不禁陷入了沉默,因为在多年前他和女友去参加一位朋友的喜宴,在宴席结束后他不胜酒力的坐在僻静的楼梯间休息时,女友在一旁不断的帮他按摩舒缓不适,也曾对他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大约过了五分钟,Maggie见他一直闷不吭声,原本紧搂着他的腰的双手开始试探性的缓缓移动轻抚着他的结实的胸膛,李建德仍然沉默不语,从少年时期,他不时就会遇到被一些大胆的女人刻意以肢体碰触的骚扰,对Maggie这样的举动他早已见怪不怪。
在他二十二岁刚进公司的那一年,当时公司内就有一位作风一向豪放的女同事在聚餐时藉着几分酒意站在他身后将她那两颗软绵绵的胸部贴在她的后脑勺,一边又若无其事的和在座的其他同事们谈笑,之后坐在他身边与他闲聊时更是说着说着就把手放到他的大腿上抚摸,但对于这位主动送上门倒贴的女同事当时他因为他本身就对她兴趣缺缺,另外她也是公司内一位男同事的女友,不想引发无谓的纠纷,所以他当时藉口说要上厕所尿遁摆脱对方的纠缠。
现在他一方面由于正骑着摩托车,另一方面他对于Maggie也不讨厌,于是就任由她上下其手的在身上爱抚,在骑上往中和的中正桥面上,李建德才开口问她:「快到中和了,妳住中和哪条路?」
Maggie却呵呵笑道:「其实我住在台北市啦,只不过我不想让老杜载,所以才故意谎称是住中和!」
李建德这才恍然大悟并问道:「那妳怎么不早说呢?现在我们已经上了桥了,要下桥后绕一大圈才能回台北市。」
Maggie又呵呵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才又把脸贴近李建德的耳边说:「因为…今晚我不想回家…我…想跟你在一起…」,说着她的双手缓缓的从上面移到李建德的大腿上轻抚着,手指更不时从他的大腿内侧滑过,又意无意的碰触到李建德的私密部位,加上紧贴在他背后那一对奶子所传来温暖柔软的触感,即使是李建德这样自律甚严的男人也无法再忍耐下去,肉棒迅速的充血变硬将裤子撑起一座小帐篷,Maggie发现了他身体的变化轻轻笑了笑,伸出右手盖在他的小帐篷顶端轻轻爱抚了一会儿后,就双手并用的将他裤子的拉链拉开,再将他已经硬得像钢筋般的肉棒释放出来,然后再轻轻握住地上上下下撸起来。
李建德万万沒想到Maggie竟然这么大胆,在微凉夜风的吹拂与Maggie柔若无骨的纤细小手双重刺激下,他的肉棒胀得通红,黏黏的透明前列腺液逐渐从尿道口渗出来,沾的Maggie一手都是,而Maggie原本就柔软细緻的手在黏液的润滑下更让他感觉彷彿有如阴道般溼滑地套弄着他的肉棒。
既然身为女人的Maggie都已经如此不顾一切的主动向他求欢了,李建德索性也豁出去了,他将摩托车右转后下桥沿着环河西路行驶了一段路,看到堤防的防水闸门开着就立即将摩托车驶入,在河滨公园的一棵大树下将摩托车停下将引擎熄火,两人下车后将安全帽脱下来随手挂在后照镜,就激动的紧紧相互紧紧拥抱在一起并疯狂的溼吻着。
李建德一双又大又厚的手掌将Maggie浑圆丰满的翘臀使劲的揉捏着,Maggie的左手抱着他的腰,右手则紧握着他高高向上翘起顶着她小腹的肉棒温柔的搓揉套弄着,然后蹲下身来将它一口含住卖力前后吞吐,并发出啧啧的吸吮声,高超的口交技巧让李建德爽到忍不住发出轻叹声,整个身体感觉彷彿快爆炸了。
在满腔的激情驱使下,她扶起蹲在地上的Maggie让她弯腰双手趴在摩托车的座埝上,随即解开Maggie的裤头钮釦与拉链,粗暴的将牛仔裤连同内裤一把扯到膝盖处后,就扶起早已进入备战状态许久的巨砲对准Maggie屁股沟下方若隐若现的阴部插了进去,将Maggie插得发出一声长长的低吟声:「啊……」,一股股黏稠的淫水瞬间被挤了出来,沿着大腿滑落下来。似乎是要证明李建德说他「不是一个随便的人,但一随便起来就不是人」的话确实所言不虚,平常温文有礼又自律的他完全都消失不见了,现在的他彷彿完全变成了一头被母狮挑起性慾的雄狮般,从Maggie的背后将她压在摩托车座埝上勐幹,狂风暴雨般的强大攻势将Maggie白嫩又丰满的臀部幹得啪啪作响,连摩托车都承受不了他的间接撞击而不住振动着。
在群星之下整座空无一人的河滨公园中,除了虫鸣声以外,就只有Maggie极力压抑着却还是忍不住发出的欢愉低吟声,以及李建德在奋力冲刺时所发出的低沉鼻息,一同在这个七月夏日夜晚的空气间迴盪着,而这一对狂野男女周边的温度也在不断的上升又上升…。
在幹了大约有半个小时之久,李建德与Maggie两人都已是热汗淋漓,身心所受到的强烈快感刺激着他更卖力的加快冲刺的速度,将早已歷经无数次高潮而整个上半身瘫软趴卧在摩托车座埝上的Maggie幹得忍不住轻哼一声并抬起头来,溼淋淋的阴道也随之强烈收缩,将李建德火热的肉棒紧紧勒住,这让李建德再也忍无可忍的发出一声低吼,磙烫的精液如火山爆发般的喷射出来,瞬间就灌满了Maggie的阴道,一部分流进了她的子宫内,另外一部分则随着李建德射精后逐渐变软、萎缩而脱出的肉棒混和着她的淫水一同流出来,一滴滴的落在她仍卡在膝弯处的内裤底部以及脚下的草地上…。
《待续》